躲!横!拖!看看中国的职业足球俱乐部都怎么欠钱

每到年底,都是讨薪的时候。球员和俱乐部斗,总是很难的。这年头没欠过工资的职业足球俱乐部都显得有些独特,谁家没本难念的经,即使不差钱,在如此糟糕的大环境下,也都会想着能省则省,曼联少发点儿是点儿。

都知道俱乐部欠薪,但球员总会讨薪,俱乐部又如何面对球员的讨薪呢?无非是如下几个战术:躲!避而不见,能躲就躲;横!蛮横无理,全无契约精神;拖!拖字诀,一拖到底……

躲!四川民足就是这一战术,作为今年中乙的升班马之一,年初四川民足完成了重要股权变更,山原体育接手球队,原来的投资人去淄博直接玩起了中甲。由于有来自广州富力的大力支持,球员和教练都有不少来自富力系,四川民足也一度喊出了冲甲口号。但从六月份开始,富力系大面积离开,俱乐部突然停薪,年中球队两次更换教练和工作人员团队,新来的团队迄今没领到一分工资。赛季尚未结束,四川民足的工作人员就开始讨薪,有人在中乙联赛群里频频发声,要求投资人和他们对话,甚至还跑去投资人的公司和家门口守着,但四川民足的投资人一直未亮相也不发声,始终对讨薪的人员避而不见。

四川民足给球员也只发了5个月的薪水,由于球队没能进入冲甲组,在确认无望前八后,当时的教练组就在投资人授意下开始清洗阵容,让一些年初租借来队的球员强制下放预备队。但有球员提出申诉,中国足协开出罚单,要求恢复球员的身份,无奈之下,俱乐部只能换个方式,间歇期时召回老队员,每天给球员安排大量的训练内容,甚至每天一个12分钟跑,并安排了不合理的能力考核制度。但老队员们始终坚持完成,直到球队再次换帅,这场闹剧才画上句号。没能甩下包袱,干脆耍赖,小组赛打完,四川民足就开始停薪,现在赛季已经结束,球员和工作人员还是讨薪无门。

横!这是今年中乙第五名厦门鹭岛的打法。同样是中乙新军,厦门鹭岛本赛季的状态大起大落,最终排名中乙第五也创下了职业俱乐部二年级新生的最佳战绩。但很明显,厦门鹭岛的投资方或许有其他想法,赛季结束,就有球员反映,球队本赛季的绩效和奖金从进入冲甲组后开始大幅缩水,虽不欠薪,但一直在给工资“打折”,更取消了在冲甲组的赢球奖。冲甲组8支球队,也只有厦门鹭岛没有任何赢球奖金,就连第八名东莞还发了20万。年底将至,很多球员的工资直接被打了二折,甚至还有人一分钱也没领到,来了一次年底打折季。厦门鹭岛的蛮横是有底气的,毕竟他们此前没有过欠薪的消息,但这一连串的操作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xthxwfb.com/,曼联让他们可能连明年的准入都有麻烦。

目前厦门有15名球员尚有两年合同,不久前俱乐部的投资方给所有合同到期的球员和工作人员群发消息,要求确认终止合同。对于尚有合同在身的球员,投资方统一安排人员解约。谈判过程一波三折,先是称无力运营俱乐部球队将解散,现在解约可以好聚好散,至少能确保拿到三个月的薪水。后又委托集团旗下项目,趣店少儿的青训教练来谈解约,一名贾姓教练还声称,俱乐部会继续运营,自己将是总经理兼主教练,但有球员反应,这名教练只带过社会青训,从未有过任何职业队的工作经历,而且教练证也只有C级,根本不具备带队的资格。但这名贾姓教练一直强调,现在先解约,之后俱乐部恢复运营,球员可以回来继续踢球,有球员提出质疑,既然未来还考虑让他们回来继续,为什么现在要解约。谈判再一次不欢而散。

拖!是淄博蹴鞠和山西龙晋的战术。两支球队都有消息传出,说年底当地体育局可能全面介入,完全托管球队,而这套说辞也成了管理层的法宝。提早完成中甲保级任务后,淄博的账户就像被封印了一样,再无任何出账。年初完成收购的何世华,过足了在中甲踢球的瘾头,却被俱乐部官方宣布,双方的托管关系已于11月结束,何世华管理俱乐部期间的所有合同一概不认。这则声明也成了拖字诀的挡箭牌,球员讨薪被一拖再拖,就连集训的酒店也被整整拖了八个月。今年三月份,淄博蹴鞠曾在成都集训,期间入住威尔仕酒店,酒店方称,淄博蹴鞠包括房费、餐费在内的45万元费用分文未付,而淄博俱乐部和何世华都不理会这笔费用。

山西龙晋是2021中乙小组赛阶段唯一不败的队伍,小组赛阶段的表现非常亮眼,但进入冲甲组后状态一落千丈。此前有报道说,山西龙晋的顶薪只有不到3万,平均工资差不多在1万5左右,即便如此,球队也已拖欠工资半年有余,所以山西在冲甲组很多场次里都显得斗志不足。赛季结束,球员和教练都开始放假,球员则开始向俱乐部讨薪,更有几名球员干脆在体育局附近租了月租房,就是为了交涉方便。但俱乐部的说法一直是,等体育局入主,而当地传出的消息是,体育局要看球队是否能递补上中甲,进入中甲才有可能会兑现工资和奖金,这也让球员的讨薪之路几乎陷入了死循环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